为了素不相识的老人 两年来她多次伸出援手

2022-02-25 16:57宣传部

“我一定要把挂号费和快递费给她,不能让她帮了忙还要自己贴钱!” 春节前,省医院党委办公室接待了一对老夫妻,他们是专程来感谢和表扬医保管理办公室员工王毕华的。

这对老夫妻是我院市门特患者,丈夫姓余。他们没有子女,亲戚也基本都不在成都,两人都已年过80,常年居住在成都市第一社会福利院。余老患有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脑血管意外后遗症、阿尔茨海默病,老太太患有糖尿病、冠心病、精神分裂症、阿尔茨海默病。

2020年2月,因突发新冠疫情,福利院进行封闭管理,“这要是停药可怎么办呀?”出不了福利院,又没有三亲四友可以帮忙,这可急坏了老两口。他们到处打电话沟通求助,希望能帮助其解决门特开药问题。

医保管理办公室管理组组长王毕华知道后,主动给余老回电话,商讨解决办法。两位老人都患有多种疾病,但病情稳定,而且得益于智慧医院,他们的相关资料全部记录在案并有据可查。王毕华联系到专科医生,按原门特方案给他们开了药,打包好后让网约车直接送到福利院。

这一送,就是两年。有时候开好药却叫不到车,王毕华就自己开车给他们送过去。有人问到:“王老师,这样跑你不嫌麻烦吗?另外他们老两口都患有阿尔茨海默病,你不怕他们忘了给你车费钱吗?”王毕华的想法却很朴实:老人的情况很特殊,服药不能受影响,能帮一把是一把。再说他们的药都有医保划账,我只要支付网约车的钱就可以了。这在我的承受范围内,我本来就没准备要他们的钱,忘了就忘了吧。

2021年,余老因其他病在市三医院住院。住院期间的门特费用需自行垫付,全额结算后到医保局报销,报销需打印住院费用清单。这又得来来去去地查核酸、隔离,老人急得无计可施。王毕华知道后,打电话跟三医院医保办、财务的老师联系,对方把老人的住院结算清单拍图发给王毕华,最终帮余老完成了门特报账。

福利院恢复开放之后,老人不好意思再麻烦王毕华,准备自己开药、报账。这时,门特开始实行新的结算方案,由每季度结算变为笔笔清,虽然流程只有一点小小的变化,但老人又“懵”了!“我带你们办吧。”转了一圈,两位老人又“回到王毕华手里”。王毕华带着他们找医生开处方、到医保审核窗口审核处方、财务结算,然后到药房取药,很快就帮老人办好了。

两年来,不知道麻烦了王毕华多少次,余老和老伴很过意不去。他们想在党办老师的见证下当面感谢王毕华,并支付网约车费用。两年来支付的车费,王毕华也查不清了,她向余老表示只要两位老人身体健康,那“一点点”费用无需介怀,能为这些老人们做一些事情,作为一名党员,她感到很高兴。